最新网址:..

涩谷城南区,一处荒废的院落内。几个衣饰相差不多,却气势迥异,剑拔弩张的人。正等待着,他们那个年轻的,却极具野心与能力的少主。 “人都说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。可最近这海洋上,可不怎么平静啊!你说是不是呢?明治兄!” 大块头今井龙桂,似笑非笑的对长泽明治说道。 长泽明治看了一眼龙桂的额头,以冷肃厌恶的语气回道,“是,也不是!” “有时候所处的位置不一样,面对变化的感受,也便不同。” 长泽明治扫视在场,三三两两分列四方的众人,才再次开口道,“我没觉得这次的风浪,会影响到我的营生。反而觉得,借着这股风,我能收网起,更多的海味呢!” “呵~”闻听长泽明治的话语后,今井龙桂不明所以的冷嘲一声,才说道:“您还是越活,越像个渔民了呢!” “你应该庆幸,因为源治的原因,没让你一意孤行太远。不然~你就应该陪着那些家伙,一起被沉到海里去喂鱼了!”今井龙桂不知是羡慕,还是嫉妒的说道。 今次密会,能有幸参加,而不是跟着往昔同伴,沉尸在哪个不知名的海沟里。可是他今井龙桂,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。 而对面那个死对头呢? 因为源治的特殊身份,三番队长长泽明治,居然成了最先得到消息,并被拉拢的人。这让今井龙桂,很是不畅快! 作为长泽明治的三弟,长泽源治曾从属于海军隐秘调查局。而这个调查局真正的直属上司机构,就是辉夜宗太的辉夜十三卫。 本来,宗太一死,没有人会想到,这个隐秘调查局,还在运转。大家都是我行我素,自立为王。 但现在,谁能想到?那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小鬼,居然还能起势。 而在这两年中,一直不曾与辉夜十三卫断了联系的长泽源治,就成为了“香饽饽”。 龙桂的心里,别提有多恶心了。但他胜在从心,面对辉夜十三卫稍一威胁,他就很怂逼的答应无条件效忠了。 不然……想想最近发生的事,他就感觉可怕。 先是四番队与一番队相继出事,而后二番、六番,直至八番、九番。 谁也不知道,那个在他们眼中,早就应该失了势的小鬼,是如何找到这样一群实力强大的狠人的。 长泽明治对于今井龙桂的话,仅仅是一笑了之。他冷硬的脸庞,挂上笑容,却只能给人一种,十分别扭的感觉。 一笑过后,长泽明治继续挖苦今井龙桂道:“亲人这种东西,大水牛你是羡慕不来的!(⊙o⊙)哦,抱歉,现在应该叫你“大砂牛”(傻牛)了!你还是继续享受,你那孤家寡人的磨砺吧!” “起码,在你下次不要脸皮时,你不用担心,被人看到你那丑恶的嘴脸。” “哼!”一声暴喝,还伴随着今井龙桂面前的石桌,被他一拳轰碎成渣。 “啪~啪啪!”掌声突兀响起。 伴随着这掌声的出现,院落中的众人,都将目光,凝视在了大门处的来人。 见了此人,众人都是瞬间屏气凝神。而刚刚还暴怒的一拳轰碎石桌,准备与长泽明治上演全武行的今井龙桂,亦是立马蔫了下去。 “两年不见,龙桂队长还是那么活力四射啊!”来人正是周助,此时的他气压全场,面色淡然,宛如天生的王者。 “看来风之国大名,没少为如何保持我们龙桂队长的活力操心啊!” 此等诛心之言出口,让龙桂头上冷汗直流。 此次前来密会的四位队长,就属他是地位最尴尬的一个。 只因为……在九大番队独立后,他就正式投靠风之国了!现在的他,连头上的护额,都变换成了砂隐村的护额。(这也是先前,长泽明治会拿“大沙牛”来嘲讽他的诱因。) 什么雾隐海军外属第七番队长?这个典型骑墙派,在辉夜宗太枉死,九大蕃队同僚各怀鬼胎之时,就已经做出了,最为符合自身利益的事。 那就是——投靠临近海域的风之国! 此次要不是因为,辉夜十三卫先前要减灭他的威胁之言,他都不会再回来,投入到辉夜周助这个少主的麾下。 而实际上,若是没有辉夜周助的突然起势,他绝对是九大番队队长中,混的最开的一个。 没看雪村和坊那等老奸巨猾的家伙,两年多拼命的往北部海域发展,是为了什么吗? 还不是为了,在火之国、雷之国、土之国之中,找一个靠山来投靠。 而雪村和坊精尽心血所想要追求的目标,他这个看起来傻乎乎,实际上十分内秀的大块头,早就做到了! 但是,先前他有多成功,现在面对辉夜周助,他就有多失败。 正如长泽明治所说,他现在就如同一个孤家寡人。对于砂隐村来说,他是不可信的外村人。但因掌控海域,对风之国大名来说很重要,所以他这两年活的很滋润。 对于雾隐其他海军外属蕃队长,他现在的处境,也是因砂忍的身份,被孤立的那一个。 面对辉夜周助要杀他的威胁,他这个孤家寡人,还真搬不来砂隐村的救兵。他便只能向辉夜周助低头了。 面对周助一上来,就发出的诛心之言,今井龙桂赶忙辩解道:“属下只是一时糊涂,如果少主不喜,我立刻就带着七蕃队全员,叛出风之国!” 周助摆了摆手,反对道,“放心,夸你还来不及呢!能混进砂隐,是你的本事,没必要放着这么大好的局面不要。” 细细品味周助的这些话,今井龙桂本就不是什么头脑简单的家伙,立马就品味出了其中的一些东西。 他准备再言语试探一番,以证明他的那些猜想道:“少主,你是想……” 但未待今井龙桂继续说出来,周助就直接出言打断道:“这些一会再说,大家好不容易聚在这里一次,先说一下,你们最在意的东西吧!” 周助移步从院门而入,直穿过众人,行到破败的主堂台阶旁。 他看了看,满是落叶与残污的台阶,又移目旁边的石制跪俯武士像。 “看起来还行!”如此呢喃一语,他便一个纵身,骑坐在了武士像的肩膀上。 这一幕,看得一直站在院中,未曾开口的原博勇,眉头直跳。 在水之国,院中的武士石雕,是很讲究的。这种雕像,代表着的,是对一个武士的认可与缅怀。 跪俯在地的姿势,描绘的是武士与蕃主在地位上的差距。这个是不管你立了多大功勋,也无法改变的。 一般都是贵族蕃主之家中,才有这种等身雕刻的功勋武士石像。 想像一下,在战国那个年代,武士辈出。能被雕刻成石像,永远留在主家之中,那该是怎样强大的武士,才能得到的殊荣。 但现在,自己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了六岁的少主,还真是随心所欲。说骑你就骑你! 而一旁的平宫之介,则意味深长的,看了一眼,因被周助打断,而又陷入沉默中的今井龙桂。 他心中想的更多,“自己等人不就犹如为上代蕃主,曾效忠过的武士吗?但对于新继位的蕃主来说,他们就犹如那个,被少主骑在胯下的武士雕像。在没有证明,自己的实力,为蕃主立下功勋之前,他们的地位,将十分尴尬。” 而这些人中,今井龙桂绝对是,最尴尬的那一个! 环视全场,周助可不会去在意,这些人的所思所想。对于他来说,今天这次密会,时间紧任务重。 如此,他清了清嗓子,直接开口道:“诸位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,并被我邀请,聚在这里。想必情报方面,也不会太过于孤陋寡闻。” “没错!先前与雾隐签订协约的九大番队长,如今就只剩你们四个了!” “此次一口气解决了五个,吃里扒外的家伙。虽然让我看起来,很绝情。但其实,这也是我被逼无奈下的决断!” “所以……为了未来,诸位还是今早的放下,因往昔的同僚之谊,而对他们的缅怀之情,好好的活好当下吧!” 听着周助此言,在场上至各番队长,下至重要席官成员,都是嘴角一抽。 尤其是这两年所辖海域,被无数次侵占过的原博勇,更是都冷哼出声了,“有什么狗屁的同僚之谊啊?” 原博勇瞅了今井龙桂一眼,直问道,“我们两个有什么情谊吗?” 今井龙桂虽然被周助弄得心情忐忑,但对原博勇这个他眼中的小辈,还是很霸气的。 他冷冷的扫视了原博勇一眼,回怼道,“有~个屁!提你死去的哥哥,到是还有点情谊。” 今井龙桂这么一说,让原博勇稍显惊讶。心想,“难道他们都有,就因为我小了一辈,所以没有?” 但下一刻,他就被今井龙桂接着说的话,给打消了对自己的怀疑。 今井龙桂这样接着,自己先前话语的说道:“当然……不是同僚的情谊,而是仇敌的情谊!不死不休的那种!可惜你哥哥死的早,我没等到机会!” “啊哈?”(尼克杨问号脸) 周助看着场中冷淡的局面,看来自己场面话说的,有点不对胃口呢。 索性,他也不再提有的没的了。 他直接说重点的道:“一下子空闲出了,五个番队的队长职位。本来我是想,把这五个番队剩下的人员及家业,直接分配给你们管理的。” “但前些天,我解决雪村和坊时,不小心手抖了一下。六蕃队的人员和船只,已经没法拿出来分了。” 在场众人都明白,这是周助在立威。“鬼的手抖了一下(⊙o⊙)哦,雪村和坊不要面子的?六蕃队全员,不要面子的?搞得他们像是什么粘稠物体一样。” “但这样也好,你们正好四个人,正好一人分一个番队,加强你们自身番队的实力。” “番队交接的这种麻烦事,到时候会由辉夜十三卫的人与你们详谈。我在这就不多说了!” “此次必须要你们亲自脱离自己番队,前来密会,是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安排给你们!” 周助说到这里,眼光扫视在场众人,留心他们的表情变化。 今井龙桂一副早就料到如此的表情。而长泽明治则表情一直不曾变化过。 反倒是原博勇和平宫之介,一副探究的神色。 周助扫过这些人的表情后,才再次开口道,“各位的势力,现在处境十分尴尬。你们虽然先前,与水之国签注过协约,但毕竟是用战争逼迫来的。” “时长日久,必有后患!更何况现在,我还除掉了几个番队长,这就更加导致了,你们会被针对的可能。” “水之国对你们怨恨深重,只不过以前因三战的损失,腾不出手罢了。” “而没有实质国家政权支持,你们飘在海上,还会被其他国家针对。” “现在你们既然效忠于我,我当然也要为了自己属下的安危着想。”冠冕堂皇的言辞,周助信手拈来。 周助一指今井龙桂,开口道:“龙桂队长的选择,我看就很不错。” “大家聚在一起,因曾经海军部外属蕃队的辉煌,势必会被各国针锋相对。” “与其同甘共苦的飘在海上,还不如各自找准下家,打入敌人内部呢!” “现在各国因我们曾经的所作所为,十分注重海洋领域的发展。这也是你们,能轻易打破格局,选择一个国家渗透的优势。” “等你们成功加入某个大国,成为该国附属的势力。等我们慢慢壮大起来,就可以在忍界遥相呼应,长盛不衰了!” 今井龙桂这个既得利益者,当然是闻听周助这个计划后,最受用的了。 他点头如捣蒜,如果不是有这么多同僚看着,他都恨不得拉下老脸来,直呼:“少主英明神武了!” 比之今井龙桂的喜悦,长泽明治却闻听周助的想法后,很不赞同。 他如此说道:“少主想法固然美好。但实际上,大国对我们这些曾从属雾隐的海军,防范之心深重。” “他们要的,不过是我们的成功经验和方法。甚至是这么多年,我们所积攒下来的航海图。” “一旦有朝一日,我们变得没用了。那些大国忍村的屠刀,就会直接架在我们的脖颈之上!” “如此……还请少主三思!”

章节目录

火影之培养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6号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单机写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单机写手并收藏火影之培养系统章节